文章
  • 文章
搜索


智慧城市,科技,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


首页 >> 前沿资讯 >>快讯 >>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海外版的“蛋壳公寓”活的怎么样?
详细内容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海外版的“蛋壳公寓”活的怎么样?

时间:2020-11-27     【原创】   阅读

最近一段时间,“蛋壳公寓”事件持续发酵,自如又被爆降租和解约,国内长租公寓市场在风中飘摇。


相比国内,国外疫情持续发酵,「智地产」找到了一篇海外关于公寓的报道,一起来看一下它们如何看待疫情,现在又活得怎么样?

640.jpg


2020年初,共享居住公司Quarters发展前景看好。在过去四年中,该公司在美国、德国和荷兰有多个项目开门迎客,公司还正在计划在其他市场拓展业务。

2月,Quarters在柏林的第四个公寓在该市西北部地区开业。该项目的93个铺位完全由木材制定,通风性极佳的房间内尽是豪华又舒适的家具,更不用说坐拥美景的屋顶露台了。与该公司在柏林的其他项目一样,房租、水电账单和网费“全包”,每月起价529欧元。

类似Quarters这样的公寓产品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中很受欢迎。他们想在大城市里过上“性价比高”,舒适又便捷的生活。

一些房地产行业人士表示,共享居住是传统房屋租赁的“廉价版替代品”,能给客户带来很大的灵活性,甚至被认为能够解决年轻人“不善社交”的问题。

在柏林新店大张旗鼓开业几周之后,新冠疫情就导致德国大部分地区进入了封锁状态,这让共享居住空间的商业模式遭遇了挑战。

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时代,人们还会想要生活在“社区”之中吗?在居家远程办公的时代,年轻人还会搬到大城市吗?

Quarters联合首席执行官Esther Bahne表示:“3月初,我们所有的项目里都有租客退租回家。尽管入住率从未低于75%,但我们对未来也很担忧。

谁还想跟陌生人一起住?

欧洲规模最大的聚焦于房地产科技领域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A/O PropTech创始人Gregory Dewerpe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质疑共享居住空间的商业模式。他对英国《金融时报》投资的,面向欧洲初创企业和企业家的新媒体网站Sifted表示:“我从一开始就不太看好,共享居住是重资产业务模式,要靠很高的入住率。项目必须要疯狂融资才能扩大规模并实现盈利。但他们有可能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疫情将会长期改变消费者的行为,让人们不愿意与很多陌生人居住在同一个空间之中。正在找工作的年轻人可能也并不想搬到大城市居住。Gregory Dewerpe就更不看好共享居住了:“人们可能会从愿意在共享公寓中享受快乐生活,变成因为新冠病毒而害怕其他人。”

影响只是暂时的?

所有接受Sifted采访的共享居住空间负责人都表示,要预测新冠疫情对业务的长期影响还为时尚早。但他们都表示,与最初的担心相比,影响正在减弱。

Esther Bahne表示,近期有一些本地居民,而非外国人预定要来Quarters在柏林的项目看房,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确定能否找到工作,或者在疫情封锁期间分手的人,正在给我们打电话,要找价格合理的房子来摆脱困境。

”Esther Bahne进一步补充说,共享居住的灵活性将在疫情过后继续保持吸引力,尤其是对年轻的专业人士和数字游民。

Esther Bahne表示,自从德国开始放松封锁措施以来,订单已经开始重新出现,预计在接下来的几周,就能重新满租了。

总部设在法兰克福的Homefully公司在柏林和德国国内其他的大城市运营共享公寓。在封锁期间,该公司也经历了需求下降。

Homefully联合创始人Sebastian Würz表示,早在4月,公司就为“最坏的情况”做好了准备,但令人惊讶的是,自3月以来,仅有几个订单因为疫情原因而取消。因此,Sebastian Würz不太担心公司的未来。

自从德国放松封锁措施并于5月向外国旅客开放边境以来,Homefully的项目入住率已上升至90%,仅比封锁前的水平低了5%。Sebastian Würz表示:“需求可能需要再过几周才能恢复正常,但目前的趋势很积极。”

“有韧性”的商业模式?

Homefully联合创始人Sebastian Würz表示,与面向商务人士休闲差旅的短租市场相比,共享居住的商业模式可能更能抵御新冠疫情所导致的经济冲击。

Quarter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Ferdinand von Fumetti同意这一观点:“在商业地产领域,酒店和服务式公寓在疫情期间的入住率下降到了40%,但对于提供住宅服务的公司来说,打击没有那么严重。”

在斯德哥尔摩、旧金山和柏林拥有办公室的早期风投公司Creandum认为,在疫情之后,作为房地产行业及其周边服务,共享居住仍将是一项有利可图的投资,仍将是是全球GDP的最大贡献者之一。

Creandum驻柏林的合伙人Simon Schmincke表示,共享居住的概念来源于人们更晚“成家立业”,更关注自己的职业发展,千禧一代更注重居住体验而非拥有房产,以及房价增速超过工资增速等一系列趋势,这些趋势在后疫情时代仍将加速推动共享居住的发展。

Creandum已经对共享居住领域一家发展势头强劲的企业进行了“未公开的投资”,并将继续关注“最能把握住这些趋势的共享居住空间运营商”。

“城里人”将会变少?

有关共享居住空间未来发展的另一个担忧是:疫情之后,人们是否仍想住在市中心。

A/O PropTech创始人Gregory Dewerpe表示:“远程工作的兴起可能会导致人们搬离城市,到郊区,去过成本更低的生活。”

但是,房地产服务公司仲量联行共享居住业务负责人Richard Lustigman认为,即便是在疫情之后,共享居住空间在欧洲的城市里仍将保持吸引力,尤其是在“住房负担能力较重的地方”。

他认为像柏林这样拥有年轻的国际化人口和蓬勃发展的初创企业的城市将继续吸引创意和技术人才。

但是,这取决于在未来几个月,人们中是否有能力或确实愿意出国旅行。Ferdinand von Fumetti认为:“短期内,出行可能会有所减少,但我认为我们这一代人并没有放弃生活在不同城市的梦想。”

他补充道:实际上,困在家里好几个月还可能会加剧人们对在大城市生活的渴望。

Simon Schmincke对此也表示同意:“无论人们在哪里工作,主城区仍然将是文化中心和社交中心。在疫情之后,在提供全方位服务,拥有完善设施的社区中生活将继续受到欢迎。”

受社区推动的需求

疫情之前,在公共区域进行社交活动是共享居住商业模式的核心。但是,在疫情之后,租户是否还愿意进行近距离接触呢?

Quarters联合首席执行官Esther Bahne表示:“这个问题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但是我们发现人们在封锁期间害怕被孤立,渴望与他人多联系。我们的租客迫不及待地想要重新开放公共区域。”

过去几周,Quarters收到了一些想要住在一起的单身人士的要求。Esther Bahne解释道:“他们的想法是,如果有第二波疫情来袭,我们宁愿住在一起,而不是孤孤单单地自己住。”

人们渴望在解除封锁后重新开始社交,让共享居住公司确信它们将在后疫情时代继续吸引租户。从加大清洁工作力度,到控制公共区域的人数,Quarters和Homefully采取措施,遵守政府有关卫生和社会疏离的规定,以确保人们可以安全地进行社交。

在Gregory Dewerpe看来,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偏好的共享居住公司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继续运营。

Esther Bahne表示,Quarters计划在未来迎接包括年轻家庭、柏林当地居民和较为年长的人群等更多潜在租户的入住。她解释说:“疫情告诉我们,共享居住的目标人群是处于后疫情过渡时期的任何人。”

其他的欧洲的共享居住公司一直在利用这段时间提供更多服务。英国共享居住公司The Collective创始人Reza Merchant最近告诉《福布斯》,在封锁期之后,人们建立联系的需求将变得更加重要。

因此,The Collective推出了一些新举措,例如宗教讲解和现场DJ表演等,旨在让人们在保持现有社交距离的基础上,重新聚在一起。

尽管全球范围内可能发生的经济崩溃让人担心,但Richard Lustigman认为,共享居住空间已经准备好迎接进一步发展:“共享居住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是一种具备前瞻性的产品,它考虑的不仅是现在的租户,而且考虑到了下一代租户。”

“如果运营商和开发商专注于提供高质量的共享居住空间,让租户们能够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工作并享受充实的生活方式,那么共享居住的需求将继续上升。”


免责声明
更多

声明:本站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转载时需注明出处。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自其它平台,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处理。

COPYRIGHT @ 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54585号

北京快尚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智慧城市,科技,人工智,区块链,云计算



中国物业CIO俱乐部

战略合作单位